2012年7月29日

搏命演出~修剪校樹


暑假期間,各個單位因不同因素,紛紛著手修剪樹木,
看著週遭成蔭的大樹朋友,只因遇上不同的業主,卻有截然不同的遭遇!

環保公園裡不算高大的黑板樹,在電鋸的運轉聲中,
提供居民乘涼休憩的綠樹被攔腰截斷,殘存的樹頭再以怪手挖起。
據說是街旁的住戶厭惡黑板樹開花時的味道,
不斷地打電話至市府抗議,市府一紙命令下來,區公所只得把十幾棵黑板樹移植。

只是,撇開各人的味覺觀點不談,
一年之中,黑板樹的花期僅2週,
僅為了2週的不悅,卻忽略了其餘50週的微氣候貢獻,
望著空曠的公園,何時才能再蔚然成林呢?

另一處國中校園裡的大樹,境遇就好得多。
上方的工人乘著吊箱,由下方地面的工人指揮,就著每棵樹作不同程度的疏枝修剪,
修剪後樹形更為優美清爽。
依照不同的要求,修樹工人應照業主的想法修剪,
可疏枝、可修短,但絕非不分樹種、不管大小,一律齊頭砍平。

(photo by Amy)

也不知道何時傳承下來的想法或命令,
中庭的小葉欖仁總是砍成二樓高、圍牆邊的羊蹄甲都砍成一樓高、木棉不是木棉...
校園中庭有怪異的小葉欖仁,每每讓師生開學返校時搖頭。
原本想著,自個兒校園內的大樹們,今年應該不會再遭逢砍頭的待遇,
可是一枝突然斷落的枝條,又挑起該不該修剪的話題。

(photo by Amy)

安全開題絕對要考量,實地戡查後有根分枝確需修剪,
學校聘外包商來一趟要價不菲,但我們評估需大修的樹不多,
況且花一大筆經費換來光禿禿的樹頂,實在不是我等所願,
於是自願接下這個差事,約了好友一起來幫忙。

(photo by Amy)

看起來簡單,做起來不簡單!!

沒有吊車,搬來最高的一架折疊梯,兩人互助合作,
單手拿鏈鋸逐一修剪分枝。
警衛陳先生已是我們假日木工班的固定顧問,屢屢提供寶貴意見,
在他的建議下,分段、分次,以保守的方式修剪最安全,
果然聽從專家的建議沒錯,地上所見和梯子上看的有很大的落差,
第一枝掉落的樹幹把我和jason嚇壞了!怎麼那麼大!怎麼那麼重!
渾厚堅實的墜地撞擊聲,提醒我們不可小看這些枝條。

(photo by Amy)

為了趕在午後雷陣雨前完工,和Jason、Amy三個人不停地忙了兩個小時,
和jason輪流爬梯上陣,小心地拿鏈鋸修剪粗大的枝幹,
枝條和果實掉滿地,為了清運方便,還得一一截斷成小段,最後出動兩台子母車才塞完。

(photo by Amy)

雖然有鏈鋸,但也真是累人,衣服全部是溼透的。
完工後,Jack特地退後幾步,望了望整棵小葉欖仁,
希望三個傻瓜的傻勁能保有它未來的美麗。



5 則留言:

  1. 回覆
    1. 若不是你住太遠了,本來也要拉你出來幫忙的。

      刪除
    2. 最近拍飛機拍很兇喔!下回要請你帶我去拍拍飛機囉!

      刪除
  2. 傑克:
    本想找您和王大研商如何處理?沒想到換來的卻是自告奮勇的真情真義,在此真的要謝謝大家,大元有您們真好!~校長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言重了,我們只是貢獻自己的所能,為學校做一點小事,如此而已。

      刪除